Example Project : 我建了座古法耕作的生态农场, from Kaistart Crowdfunding Platform

Example Project : 我建了座古法耕作的生态农场, from Kaistart Crowdfunding Platform, China. An ecological farm crowdfunding project.

我建了座古法耕作的生态农场, from Kaistart Crowdfunding Platform, funded RMB 1,049,348.

 

我的自述

2009年,我处理完手头实业,从城市回到我那个又美又穷的家乡山村。

按惯例,每年过节,我都要给朋友们带些年货。这些年货我们从来不在菜场,超市买。都是到熟悉的农户家里直接收来猪肉、土鸡、鸡蛋之类的农产品。安全,地道。

但是这次收来的东西,让我有些尴尬,鸡蛋里掺了至少一半的“洋鸡蛋”,其他的农产品也不如以往的地道了。东西不是过去的东西了,家乡还是那个家乡吗?

我从山中来

我叫王仁生,1966年生人。我生于湖北省竹山县独山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这里平均海拔在500米左右,是一个四季分明的秦巴山区。

这里的水源都是可以直接喝的国家一类水源,山里没有工业发展,也就没有工业污染,土壤也都是自然有机腐植土。农耕条件得天独厚。所以一直以来,传统种植、养殖是山民基本的生存方式和唯一收入来源。

山青水秀的家乡

国家强制保护的一类水源

那时山里人读书少,我从小觉得,能识文断字,过年能被乡亲请来写对联是件很荣耀的事。因此,读书识字是我少年时代最朴素的理想。

中间的那个就是我

文革后恢复高考第二年,我和许多年龄相差近十几岁的人一同走入考场。一纸中专录取通知书,让我离开农村。毕业我成为一名国家干部(当时不叫公务员,只有干部和工人之分)。

农机学校毕业留影

1993年我从机关辞职,在郧阳地区农机公司当过企业法律顾问、分公司经理。2003年我主动下岗,开始了个人创业。

首次创业真是无所不干,三峡电站卖过车,堵河电站开过砂,神农架山里修过路,也被这个时代的规则潜过。2007年感觉累了,清理手头事务,长短相抵也算挣了一个在三线城市安稳过日子的小钱。

山里穷,村民们一年种地的收入赶不上去城里打工搬砖,下井挖矿几十天的。所以,越来越多人外出打工,越来越少人留在村里种地,养殖了。大家不用农家肥种菜了,冬闲时也不积肥了,正午时也不锄草了。所以,我想办点地道年货,都越来越难了。

我那可爱又贫穷的家乡哟,曾经的田园因无人耕种后,山林倒是更深了,小溪更清了,天更高更蓝了,野猪、野鸡更多了些。而我的乡亲们,在我离开农村后的几十年后依然贫困。

朝着山头喊一声,除了自己的回音,再没有其他人的声音回应你

我曾引以为荣,至今仍保留着秦巴民居风格的“张氏族群院落”的山村,也成为了国家级贫困开发片区——“秦巴贫困开发片区”中的一个贫困村。

张氏族群院落

在外工作几年间,我陆续帮助家乡修过路,拉过电。成了乡亲们眼中的“老板”。

一个每年都会给我送土产的老表,他几乎一辈子都在种地。有一年我向他收了一百个鸡蛋,他回去后羡慕地和村里人说:“仁生家是村里最有钱的,家里电器得有一万多块呢。”我听了觉得心酸,一万块钱,对于一个在农村辛苦劳作的农民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可见他们的生活该有多贫困。

老家的房子

作为农民后生,我无法持续让他们为我和我的家人、朋友提供安心食材,又不能帮助乡亲们通过自己的劳动来实现有尊严的致富,我心不能平静。

当时只是单纯地想帮帮老表,没想过做什么农庄。我不希望一个老农民每年辛苦种地,到头来赚不到钱。

他想养鸡、养牛,于是我给他投了这些种苗,以为他可以自己照料。可是一年过去,结果惨淡,由于没有市场经验,鸡被鸡贩子低价收走。加上牛的生产周期长,收益慢,远水解不了近火,老表根本没赚到什么钱。

自然养殖和自然种植的农产品在外表上也许不如工厂化农业产出的好看,效率低,所以价格也没有优势,虽然我的乡亲们知道,这些品相不一,收成不稳的农产品是安全和美味的。但他们却根本无法向城里人说清,万物土中生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

古法农耕效率低,但是食物安全和美味

从这件事之后我就想,要让乡亲们回来种养,我得帮助他们解决技术和市场这两个风险。

于是,我回到了养育我的山村,租下了被乡亲们遗弃的土地、山林。开始尝试用一个人的力量,帮助和影响更多人。

我的项目

找回农人尊严的农场

2010年,我开始进行农庄建设,农庄所在的村子因为农庄的基础建设,修了更加通行便利的道路。并给家家都装上了自来水。

2013年,我自费拉进电信网络,农庄用上电脑,开通了网上交易。周边的乡亲这才相信他们身边的普通的鸡、蛋、鲜竹笋、蜂蜜、核桃、糙米、茶叶等不起眼的山货竟然是城里的的稀罕物品。慢慢有人打听农庄需要什么,也有人觉得城里打工可能真的不如留守熟悉的乡村。

于是我们尝试引导周边乡亲重新从事农耕种、养殖。并承诺生产技术由我的农场保障、产品由我们进行保底回购,确保他们从事低风险,最直接简单的农耕生产。

2014年底,邻居张桂元像多年前离开家时一样独自回到了家,只是在接近20年的打工生涯里被抹去了锐气,没了一个少年的锋芒。我找他聊了天,知道他依旧希望找到城里一样一天赚个三四百的泥瓦工活,可这大山里,谁会愿意付你这些钱干这些活?

“养鸡愿意吗?”我这么问的时候,已经知道了他会拒绝。他没有钱,也没养过鸡,那双起了老茧的手在15岁之后,都在和大城市工地上的钢筋水泥打交道。可是没关系啊,养不成我们负责,卖高价我们不管,卖不出我们保底。

就这样,桂元答应开始养鸡,一步一步学,特认真。日子一天天过去,每天起早,都能看见他要么在赶鸡,要么在喂鸡。瘦削的身影慢慢挺拔了起来。

张桂元以玉米粉引诱鸡归巢

到了年底,小鸡养成了大鸡,桂元一天到晚都骑个小摩托进城卖鸡,虽然还是一个人,可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开始有姑娘喜欢了。我问他挣钱没,他只是憨笑。问他还进城打工不,他还是憨笑。我大概这辈子也忘不了他实诚的憨笑。我希望所有村民都可以笑得像桂元一样。

“神武道”鸡

郧阳打鸡、郧阳乌鸡是明朝武当山道家的司晨鸡。经多年风土驯化,成为神农架、武当山区珍稀优良保护品种。因其适应高山昼夜高温差环境和农耕放养生产方式,与市场上许多高产品种相比,生长周期长,肌间脂肪积累缓慢。虽肉蛋品质优良,但产出效率极低。

郧阳打鸡的童年
郧阳乌鸡

我们以竹林、茶园、山涧、树林为首要放养环境。夜间辅以灯光诱虫,日间以玉米、青草为食。不设放养围网,不投全价饲料。我们弄不清为什么加了饲料的鸡肉和蛋都不好吃,只能选择不用。

野生椴木基香菇

我还找到了上过《舌尖上的中国2》的养菇人饶长清,合作神农架野生椴木基香菇的养殖。

野生椴木香菇只能在神农架、武当山独特的山区环境生长。产量因年度气候条件不同而有较大波动。是不可多得的山珍。

我和饶长清老人在一起
野生椴木基香菇

神农架野生中华蜂蜜

在中华蜂蜜的同种之间,蜂蜜的品质差别关键在于采蜜环境。在神农架优良的自然环境中的花蜜源,多为高海拔稀有药材,野山花为主。这样的百花蜂蜜,被《本草纲目》誉为蜜中珍品。

而中华蜜蜂的特性决定,它不可简单受人们的生产欲望控制,无限量扩产。所以它没有人工的养殖方式,高山小农户最多只是做个蜂箱,放置到朝阳的山坡上。静等野外的蜜蜂自然入箱采花产蜜。所以说中华蜂蜜只能是野生的道理。

养蜂人刘国清老汉

蜜蜂自己做的蜂巢

农家有机胚芽米(清水糙米)

农庄糙米生长于平均海拔为500米以上的高山水田,天然腐植泥土经黄牛耕犁,人工插秧,人力除草,人力收割,稻场扬晒。纯净山间地表水,冬季冻土除害虫,春季打青禾,填壮农家肥,传统舂米,才有了原味糙米。

利用传统胚芽糙米加工工艺,保留水稻近80%的胚芽部分。传统工艺加工的胚芽糙米,是一次性加工的生米。没有晶莹剔透的外观,没有特别香味。表面可见少量褐色糊粉层和相对完整胚芽,这才是大米营养集及水稻生命之所在。

我们现在有500亩的耕地,46亩水田,近9000亩的山林,和乡亲们一起种养殖包括郧阳鸡、黑猪、野生中华蜂蜜、野生椴木基香菇、野生椴木基黑木耳、农家有机胚芽米(糙米)、高香型绿茶、黑豆、天麻、胭脂核桃在内的多种农产品。

以农耕养、种植为主业收入的贫困农户有近200户。

为什么众筹

我们希望通过神武道农场的改造升级,培养出更优质的农产品,更好的帮助乡亲们脱贫致富。

2016年1月20日,农庄正式开建接待中心。

这个接待中心会有办公室,农产品科研实验室,专家对农民实用技术培训课堂,还有接待消费者对我们的农耕生产过程参观、住宿体验为一体的民宿空间。

目前的神武道接待中心施工阶段

我们请来了中国美术学院建筑专业和室内设计专业的团队,会通过建筑和环境艺术把这里变得无比美丽。

人们来到农庄,可以坐下喝杯茶,听工作人员的介绍,看看农庄的风景,也能亲自去山里瞧一瞧。

神武道接待中心效果图

我们还要升级我们的生态放养猪舍鸡舍,鸡舍隔板离地20公分不会导致误食自己的粪便导致球虫菌传染,以及保暖和防止邻居动物的侵害,我们的建筑风格以简易木作的方式呈现,所以为了体现那种原生态,在鸡舍的设计过程中也是运用了竹构的基础搭上芦苇的顶,为了方便推广和移位,我们也采用了折叠的模块设计,方便居民们搭建。

生态放养猪舍鸡舍设计图

在农场周边我们希望建立实时监控,方便追溯我们的产品,实时监控产品的生长,所见即所得。我们会在新建成的农场建立监控室观察观测鸡和各种作物的生长方便专家研究学者研究动物习性和植物生长变化。

所以我希望找到许多和我有一样关心食品安全问题,对古法农耕感兴趣的同道中人,一起参与到农场的建设中来。在让大家能吃上放心食材的同时,也让农民们能通过安心从事农业获得有尊严的生活。

我的回报

我们会以神武道农场优质的农产品作为你对支持我们的回报

项目进度表

农场详细信息

Q&A

1、什么是众筹?

所有人都该知道开始众筹并不是电商。人们不是在这里购买已经存在的商品——我们是在参与创意。创意成真并不总是那么容易,一些项目会完成得很精彩,还有一些会遇到想不到的问题——请对它们保持耐心。

发起者对他们的项目负责。一旦你支持一个项目,你需要相信发起者可以很好的完成他的工作。你可以对发起者做一点研究,了解他们的经验、名声。支持者也要判断什么是值得支持的。

一些项目并不会按照计划进行。开始众筹的项目发起者会在这里详细记录他的计划进展,但是没有事情可以保证。当你支持一个项目,你需要记住这点。

2、如何找到我?

您可以在网站留言找到我(发起人),也可以下载“开始吧”App,进入相关项目群组直接和我对话。有关于网站和App使用的问题,也可以拨打开始众筹客服热线:4000-157-151。

 

 

Example Project : 我建了座古法耕作的生态农场, from Kaistart Crowdfunding Platform. Source : http://www1.kaistart.com/project/detail/id/2D246336345A6665E050840AF24238DB.htm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