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有妖器! by Kaistart, China Crowdfunding Platform

独眼的青坊主拿来喝水 长鼻子的大天狗闻闻馅饼香不香 萌萌的狐妖最适合成双成对出现了 凶恶的般若好像还挺开心的 这就是我的“有妖器” 我的自述  我叫张朋,大学时我学的是公共艺术。所谓“公共艺术” 就是雕塑琉璃陶瓷金属各种综合材料各个门类咱都学学然后你爱干啥就干啥。 我的毕业设计就是是用试卷做的学士服的综合材料。 毕业后当了两年的北漂,给一个香港导演做艺术助理,当我开始想做做一些自己的东西时,我首先想到的就是陶瓷,毕竟在景德镇我有关系比较好的老师在那里,以前上学时也没少做,所以就过去试试了。 陶瓷各个方面难度都比较大,生产设计周期长而且费力不讨好,是个大天坑。 但是手触感强,自由度高,有机会可以做更多自己喜欢的东西。让我又爱又恨~ 这是我做的鹤主题的泥坯 在成功制作和出售一些日常陶瓷器具后,我萌生了一个自己更感兴趣的设计想法。 中国古代有很多的动物,或是传说中的神鬼怪,《山海经》就是一部充满着神奇色彩的著作。以此为造型的各种器物。很多都是博物馆的珍藏品,但在近百年的发展中,神怪文化反而成了我们文化中禁忌或遗失的一部分。 中国古代有大量的兽纹、兽首造型的器具,除了常见的蝙蝠、蟾蜍、龟等吉祥形象,还有大量例如龙、貔貅等神话形象。 以前我就喜欢很多中国的动物形态青铜器,国家博物馆也有很多类似的动物造型殉葬品。但是之后我们这里就没太多发展,所以就想做这一套妖器 来试试看,不知道大家反响怎么样。 我的项目 刚做这套东西时,想更多了解90后甚至00后们的想法,于是我去尝试了解过很多B站啊,动画啊什么的。结果让我大吃一惊,日本在鬼怪的形象上似乎发挥的比我们好很多。 “百鬼夜行”是从中国的夜走鬼形象萌芽,流传到日本,成为日本民间传说中出现在夏日夜晚的妖怪大游行。千年的传承中,恐怖又唯美的妖怪被作为一种特殊的崇拜形象延续下来,从传说成为了一种确实存在的信仰。 我们以中国古代器具的传统制作形式为蓝本,参考了日本的能剧面具,选择了大天狗、般若、狐妖、青坊主这几个为人熟知且深受喜爱的妖怪形象,制作了这组“百鬼夜行”的“妖器”。 黑/白两种造型的妖器 大天狗是最有造型感的一个,面部接近日本武士,一个长长的生殖崇拜的大鼻子。这点的话日本会很崇拜,而且真的喜欢这个造型的女性远多于男性。大天狗还有造型是乌鸦,很像我们的雷神。 青坊主的话我觉得就是我们沙僧发展过来的,和尚造型、骷髅项链、独眼完全符合我的口味。在日本是一个傻楞大力的形象,不过也算是个高级的妖怪,又是出身寺庙,一张脸褶皱比较多。 般若是最有名的形象,基本全世界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形象。纹身里除了骷髅就是他了。而且对于鬼怪,大家的印象就是尖嘴獠牙、头有尖角。从小时候看到的动画里的尤佳魔王的形象,就对般若这样的形象定义为恶势力的boss的形象。 狐妖是比较有性灵的形象,而且也是变化最多、应用最多的。从故事里到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面具等等。而且也是男像、女相、狐狸像都有很多故事传承。在日本狐妖代表着稻荷神的使者,在国内是走兽类最具灵性的,妲己、黄大仙都是他们留在我们视界里的影子 “声如磬、明如镜、颜如玉、薄如纸”就是对陶瓷最好的形容。即使在各种材料高度发达的现代,陶瓷仍是一种不可替代的高档材料。 每一个泥稿的制作都由我亲手完成,为了使成品造型美观、使用方便,泥稿进行了长达月余的反复修改;每一只“妖器”的造型都是一个小型雕塑的原稿。 传统的陶瓷制作工艺要历经纯手工几十道工序,我们以完成一件御窑完美品的标准去做,每一个瓷器的生产都要经历半月以上的时间。 “ 妖器”中般若和青坊主适合做水杯,大天狗与狐妖做摆件储物也十分美观,送礼或是居家自用都是不错的选择。 陶瓷已经经过高温烧制,是完全的化学变化,可以像瓷瓶等古董一样完好地长久保存。 面部是立体造型,有很多突出的转折部分,具有流动性的釉在经过高温后,会在转折处透出一些白色。这是陶瓷的一种特性,而这个微白也给整体带来透气感。 “妖器”的口部与底部都是经由手工反复修出来的,每一只都微微不同,不影响任何使用,也正是陶瓷手工制品独一无二的特性 为何众筹 完成自己的想法,做一件市面上没有的产品,这是一件冒险又有趣的事情。 它与大量或无限复制的生产方式完全不同,会消耗创作者大量的时间与金钱成本。我们希望通过众筹,找到喜欢我们产品的用户,在成本上为我们减轻一定的压力,作为回报我们也将回馈给各位支持者一个最优惠的价格。 我的回报 Source : http://www.kaistart.com/project/detail/id/3884B3EE54D9B0D0E050190AFD0179E8

旅行,去看看自己的土地 by Kaistart, China Crowdfunding Platfrom

一起去欧洲买个庄园如何? 200元,你就是一平方米西班牙庄园的主人 听上去像个笑话么 我的自述 人生如逆旅 2014年,和太太去西班牙渡蜜月。却有一半时间顺便拜访合作伙伴。我在谈判,她一个人在普拉多博物馆。 我叫于奇楠。自从我们恋爱以来,已经做好了这样相处的觉悟。 八年前,我在专注于食用油的融氏公司创立了电商团队和健康食品部门。作为淘宝商城第一批商家,我们的进口橄榄油一直是业界前列。 橄榄油受到气候,土壤成分,空气湿度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口感都会略有不同。为了寻找最好的橄榄油产地,我长期在全世界各地考察,去过欧洲20多个城市,39个庄园。 Huesca小镇,90岁的庄主妈妈和他像兄妹——据说每天用橄榄油涂脸,可惜机械化程度不够;希腊克里特橄榄口感很厚重,可惜希腊人民缺少现代化管理制度,效率很低。 Huesca小镇的庄主90岁的母亲 很多时候,我每天需要喝下10杯橄榄油。 和品红酒一样,仪式很重要:一手握杯,一手盖住杯口,不停摩擦生热,使的香气散发。20秒后,先用鼻子闻——有没有青草的味道?喝一小口,在喉部滚动,发出啊啊啊的声响——氧化,体验前调、后调。 大约在1,000杯之后,你就可以感觉到picual、arbequina、hojiblanca、cornicabra…之间的差别。 在我们合作8年的维莎庄园,我们追孔雀、骑马、打猎,爬上屋顶和松鼠一起眺望无际的橄榄树。那是我至今最轻松的一段日子。 太太说 “我们要有一个这样的庄园就好了。” 一部分作为玫瑰花圃种满异香的玫瑰,另外一部分自给自足种种菜。周末的时候我们一起去那里。在屋子的中央看书,穿堂风也许会摇响玄关的风铃,带来一阵凉爽。大脑里的念想于是变得无边无际。 我们能买下这里吗? 对于我来说,那是一个不太可能完成的想法,因为在商业上它没有办法实现。你为了拥有一个庄园,首先你得养几个工人,你为了养这几个工人,你不得不拥有一个工厂把它生产成产品,你为了有这个工厂你不得不把它卖到市场上去,所以你还得有一个市场和销售的部门,最终你会发现你为了这个梦想你会付出的比你得到的多得多。 为什么不跟大家一起去拥有一个庄园呢? 我的项目 有你,世界才不是过客 今年我创立了庄游这个品牌,希望和大家一起去买下全球的自然资源,建立透明的商业模式,解决食品安全的迷局和进口食品的供需不匹配。在3年内,我们的目标是将进口食品的零售价格降低30%,与此同时增加原产地农民近20%收入。 我们的小伙伴去到了马拉西亚热带雨林中采摘猫山王榴莲,到缅甸寻找神秘的玉石,到加拿大获取最纯净的冰川水,当然也包括西班牙的红酒庄和橄榄油庄园。我们把这一系列项目叫做“踩地球”,不但要给大家世界各地的好物,还要带大家去这些原产地游览。 塞坦庄园 西班牙托雷多城附近,整个地区135平方公里中,共有748个居民,是传统的皇室打猎和农业区域,有很多的野兔和松鼠和大片大片的橄榄庄园,我们买下了其中十万平方米的土地,落成了塞坦庄园。 toledo城市 从toledo城市驱车50公里,就到了塞坦庄园。一路都是城际公路两边都是大片的草地和低矮的山,有美国一号公路驱车的既视感。整个天空都是大团大团像棉花糖一样的云,天空很高,阳光透亮。 视野所见都属于我们。自然低矮山地,橄榄地分散的在各个区域,有山脚也有山顶,根据自然环境适宜程度来种植,一排排保持间隔的种植橄榄树,也有新开垦的土地种的橄榄幼苗。 橄榄和葡萄一样,必须种植在干旱、昼夜温差大的山地。塞坦正好符合这样的条件。 影响橄榄品质除了品种等因素外,最重要的是新鲜度,国际上以酸度表示。酸度越低,越新鲜——所以国际标准中最高等级的特级初榨橄榄油规定酸度必须低于0.8——而我们的酸度均低于0.2,甚至低于0.1——这是因为我们的采摘、压榨均在庄园中完成,前后不超过12小时。 塞坦庄园中的加工厂 庄园主人Jose一家三代人在这里长大。马场里有8匹马,羊圈里有小黑山羊……打猎、骑马、爬山、养孔雀、开两层楼高的机器……在这里,X6、路虎不能去的地方,只有马能够通过。 jose的孙女africa Jose和橄榄树打了一辈子交道,一闲下来就爱朝我招招手,说带我们去看看橄榄长得如何。 每年11月开始,橄榄逐渐成熟。等到绿色的果子慢慢变红,Jose就会带着一群人进园子,大车伸出夹子夹住树干, 再用一张巨大的塑料“伞”围在周围。随着大车鬼畜的节奏,整棵橄榄树摇摆起来。 几个小时后运到厂里的,是成堆的橄榄,一粒,两粒,十粒,一百粒,一千粒……指数跳到预定的位置,就可以开榨了。 采用机械化收割,使的我们可以比传统手工采摘,提高10倍的效率,降低橄榄成熟后受损的可能性。 刚压榨出来,没处理过的橄榄油的颜色,你见过吗? 庄园的深处有个巨大的湖供干旱季节浇灌,全面的灌溉系统整个从湖中铺到山上,所以我们的抗旱能力比一般的庄园要好的多。 每个庄主和松鼠、彼得兔一样,都是这里的主人。我们正在装修一个猎人小屋。未来大家可以预约访问庄园,打猎,徒步,骑马,聚会,带自己的小孩来看看一起长大的伴生树…… 我的回报 为了和大家一起共享塞坦庄园的土地。我们开发了很多的玩法和庄主福利。 只要200元,就能终身拥有一平米塞坦庄园的土地和它上面每年产出的特级橄榄油。庄园会给你寄终身有效的地契。 还有什么比这更棒的礼物呢? 你还可以拥有一颗今年种下的橄榄树苗,作为孩子的伴生树,让它和优质的橄榄油伴随孩子成长,等孩子长大后,去自己的庄园看看自己的树。 你还可以拥有更多的土地,和该土地上产出的橄榄油由我们代售的收益,怎么利用你的土地,是一件很有想象力的事。 每平方米土地出产0.5L-1L特级初榨橄榄油,产量根据土地出产有波动,我们每年都会在微信公布天气、种植情况。250平米土地最多每年会产出250L橄榄油,市场价值69元每升,去除运费、销售成本后预计收益32元每升。 如果五年后你想转让,我们可以原价回购这块土地。 你还可以在明年拥有一次土地入股的机会! 你还可以成为我们的城市代理。 庄主福利 所有购买了地契的庄主,都有预约访问庄园,在庄园举行派对、婚礼活动的庄主权利。并且可以用超低的价格买到上海到西班牙马德里的往返机票。 亲自去看看自己的土地。采摘橄榄,骑马游园。 Read more about 旅行,去看看自己的土地 by Kaistart, China Crowdfunding Platfrom[…]

海角的咖啡馆里,我等你 by Kaistart, China Crowdfunding Platform

我的自述 瓦舍你来经营怎么样?  在海边开一家咖啡馆,大概是年轻人都有过的梦想。 往东驱车十分钟,是中国最长的海底隧道,过了隧道就是青岛,往西驱车十分钟是万达在建的东方影都,国际电影节的举办地,在离海边100米的地方,在这间充满回忆的咖啡酒吧,死党管清云说:“瓦舍你来经营怎么样?” 穿白色衬衣的是我死党管清云,穿深色T恤的是我 我叫张晓文,土生土长的青岛人,一名视觉设计师,也是瓦舍创始人。他嘴里的瓦舍,就是这一间三层的咖啡厅加民谣酒吧,全名叫“海角瓦舍”。 我就是发起人张晓文 和他认识在一个去网吧,还不敢给身份证的年龄,那一年在一同在画室学画,彼此成为死党的理由是“在这间五十平方的画室里,我俩画的比你们所有人都强!所有人! 画室里看片儿,厕所里吸烟,考试的路上壮着胆偷瞄小嫚儿,假期里弹着吉他唱着歌,凑四十块钱能吃一顿火锅…… 大学各奔东西,聊天里最让人感动的,还是彼此吹下的牛逼。 死党清云毕业时,我还在北京学画,偶然间看到他在QQ空间里砸墙,我问你干嘛呢,他说开间咖啡店,2013年的8月的青岛像倒在地上的丹炉,我说拿着铁锤的那只生物是你?怎么晒成了矿井工人养的猴? 硬装之后是软装,他说民谣、咖啡、旧时光,在北京798跟人家讲价讲的嗓子沙哑。为了一台漏风的老式钢琴,差点被虐成了翔。最初的咖啡厅只有两层。 海角瓦舍内景 海角瓦舍吧台 海角瓦舍吧台 2013年9月,开业后一切都很顺利,他是个心里很软很有人缘的人,几乎每周都会拿出半层的空间,免费给附近大学的学生做活动,英语角啊,表白会什么的。 我们的海角提拉米苏,选用进口意大利可可粉,精致细磨可可豆,可口香甜不呛人,用咖啡勺一搅拌 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面包诱惑也是我们的特色, 纯手工定制土司,口感酥脆香甜,冰爽可口。 我们海角瓦舍的海角提拉米苏 我们海角瓦舍的面包诱惑 表妹出差回来买回的手办,磕掉一点边就丢在柜台上,他说挺好看的。朋友远行淘回来的帆船,也摆在大厅,别人家咖啡厅书架上的书总是不定期少几本,而瓦舍的书架总是莫名其妙的在递增。 2013年,胡歌还没有那么红,他身边还有江疏影,我在焦头烂额的上着班,一个电话被他叫来,说是胡歌在瓦舍拍电影,那时的剧组叫《少年足球》,就是现在上映的《旋风十一人》。 我死党清云和胡歌 一群人在悄悄的看胡歌和江疏影彪戏,趁着胡歌背词导演讲戏的间隙,我悄悄凑过去问:收他们多少钱? 他指着柜台上的果盘说:看到了吗?那都是送的。 对于音乐或者唱歌,我只佩服过两个人,第一位是在北京学画时认识的一个朋友,到我三岁,三十出头,他车上十几张CD随便挑一首歌,都能跟着唱不跑调,而且一半以上是英文。 第二个就是死党清云,跟着当地民谣歌手唱到第二句的时候,愣是把人带跑了调,那句歌词怎么唱来?大手拉小手,走路不怕滑,爱我中华,爱我中华,爱我中华。 果不其然地下一层,被如愿以偿的改造成了民谣酒吧,于是每周都有那么几天,一群本来就很有钱的有志青年,在这里谈创业,一群本来就很有名的琴行老板,在这吼歌声。 时间一晃就是小4年,我每天兢兢业业的画着插画上着班,而他除了这间瓦舍,已经是三家酒店的老板,其中一家途家斯维登四星级度假公寓,就在瓦舍的旁边,开窗睡觉可以伴着海浪声入眠。 从途家斯维登四星级度假公寓窗户看见的蓝天大海 途家斯维登四星级度假公寓的客房 就是在这间酒店的顶层办公室,他说:“瓦舍你来经营怎么样?”我思考良久,问他,你是否记得当时咱撺掇瓦舍时的想法? 我的项目 从2013年9月,瓦舍正式营业到今天,运营差不多3年了,也一直处于盈利状态。随着地铁的通车,还有东方影都的开业,相信这里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海角瓦舍走到海边大概10多分钟 有人会很奇怪,既然盈利为什么不自己做呢?我也和翻开死党清云,商量过这个事,我们想按照当时做瓦舍的初衷,把瓦舍变成大家共同的店,寻找些更有趣的伙伴,一起来共建全新的瓦舍,变得更热闹些,更有趣些。 你很难用语言去形容一个你爱的地方,就像你深爱一个人,就很难客观,一定要说的话,青岛这里天很蓝,路很宽,生活很慢,像极了那种电影里描述的城市延边小镇,有楼,没遮着蓝天,有车,挡不住路上的绿树,有海,有游客,也能看见脚下的沙滩,有情,有夜晚,成群结队的人待在热闹的路边摊,有趣,有风景,有北方最美的金沙滩,有仙,有灵,有菩提庙宇灵珠山。 如果你在一座巨型的水泥城堡里,呆得已经厌烦,我们愿意为你准备了一张咖啡店的会员卡,还有海景套房两天,您带着爱人来,不用跋山不用涉水,我在这等你。 也可以来我们海角瓦舍看乐队演出 如果你在内陆小城呆成了一尊泥人,带着你的躯体来,我们同样为你准备了咖啡券和海边的房间,还有一群靠谱的朋友,看看能不能找回久违梦想的味道。 如果你是一个手工艺者,是一个插画师,一位读书人,一名歌手,一个有故事的人,一个愿意成为我们伙伴的人,来吧,成为我们的共建人,带着你的技艺和故事,为海角瓦舍制造更多更多美好的回忆。 为何众筹 死党把“海角瓦舍”交托给我了,我想把它做得更好,才能对得起这份沉甸甸的嘱托。 和有趣的人,才能做快乐的事。我想把瓦舍变成大家共同的店,寻找些更有趣的伙伴,打造全新的瓦舍2.0,共同经营海边的咖啡民谣生活。 如果也有这样的想法,就加入我们!我在青岛海角瓦舍等你! 项目区位 项目详情 我的团队 项目进度 我的回报 Source : http://www.kaistart.com/project/detail/id/3ABCEDFE407E7F0AE050190AFD012E62

戴上面具,入席,入戏,入住 The Drama by Kaistart, China Crowdfunding Platform

Turn old cinema to live.   不久之前,浸入式剧场神作 Sleep No More 确认将在今年12月正式落户上海。 继2003年伦敦版、2009年波士顿版和2011纽约版之后,该剧的上海版将于今年年底首演,这也是它在亚洲的首次亮相。 上海版将由原出品方英国Punchdrunk剧团的主创在上海全力打造,最终的演出团队超过2/3来自于剧团过往合作过的国际演员。 Sleep No More 有多火爆? 2011年开始,这部戏剧在纽约连演了5年,超过2200多场。很多狂热粉专程飞往纽约观看。 整场演出基本没有对白,所有的表演依靠演员的肢体和音乐完成。 photo by Stephen Dobbie and Lindsay Nolin photo by Stephen Dobbie 在 Sleep No More 中,整部戏的演出空间是一栋五层楼拥有近百间房间的酒店。 350名“入住”的观众在进入电梯时会得到一张白色鬼魅面具,并依照抽到的扑克牌面被随机投放在酒店的不同空间,接着便开始了自己的探索。 photo by Stephen Dobbie and Lindsay Nolin 每一位观众都可以在各个房间随意走动,每个房间都在发生不同的故事(演员是不戴面具的)。 你可以零距离地观看表演,可以随意翻看那些泛黄的书信、触摸老旧的古董。这就是所谓的“浸入式戏剧”。 photo by Stephen Dobbie and Lindsay Nolin 每一位观众作为幽灵,可以在大楼内部自由行动,选择想要跟进的任何一支情节;或者随意调换情节线尾随。 甚至也可以什么都不做,在剧中的房间或是吧台休息。 photo by Read more about 戴上面具,入席,入戏,入住 The Drama by Kaistart, China Crowdfunding Platform[…]

随我上山去,小住几日如何 by Kaistart, A China Crowdfunding Platform

  你可以想象整个世界都被城市淹没的景象吗? 破旧的老屋被推倒,青山和碧水被掩埋,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商铺林立,街道整齐划一,车流如织。一切都便利而快捷,也喧嚣,压抑。我们在城市拥有了一隅之地,却没有家的感觉。 如果你也疲于奔波在车水马龙中,那么,跟我一起”上山”吧! 我的自述 做一个城市文青的乡村梦 25岁的时候,我曾给35岁的自己写过一封信,信里有这样一段话:“我希望有一天/在山野的清晨醒来/空气中弥漫着青草味和花香/我抬眼看远山/云朵飘过笑颜。”这个梦一做就是十年。十年来,它总是真实地留存在我的灵魂里,却又显得遥不可及。我以为这美梦会成为我的人生遗憾,呼,幸好没有…… 我叫朱熹,曾经有很多身份,3年KFC门店管理,7年星巴克门店和区域管理,2年小米重庆经理,在各个城市里混迹了很久,也获得了很多机会和认同。但这些加在一起,都抵不过我十年的乡村梦想。跟很多梦想开咖啡馆的人不同,我希望能有一个“容器”承载和实现这十几年积累的所有感觉,这个“容器”应该:雅致,多情,舒适,温暖,简单又被人需要。2015年5月,我进行了有生以来最干净的一场”裸辞”,去寻梦。 这里是重庆,这座山名叫缙云,距离重庆市区约40分钟车程。这里无甚妙处,却又无处不妙。 嘉陵江温塘峡畔的缙云山,古名巴山,是重庆名副其实的”三最山”:森林覆盖率最高、生态系统最完整、最有文脉。它也是重庆周边最适合休闲、养生、避暑的地方。 爬上缙云山,是因为缙云山上有一个”重庆最美民宿”——缙云小住,名气很大,我想去看个究竟。走到这里,我才算真正停下来脚步,缙云小住无疑是美的,它的美绝不仅仅是建筑美,它的美在于山、在于林、在于时间之外,山水之间。 让建筑回归乡野自然,让生活回到应有的样子,我想达到的意境,小住都已一一呈现。它的确有“家”的感觉,我这么说当然不只是因为土鸡特别香。 像是与梦中情人的相遇,爱上小住显得那么理所当然,随后我拜访了小住的主人老赵。 老赵跟我经历相似,也是个任性的人,20年的房地产老本行说丢就丢,”回归”成为了他的唯一梦想。10个月、16个人,缙云山上,小住建成。没有人高声喧哗,小住的名声却不胫而走。当时我问老赵,他遇见小住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一到了那个地方,我待着人是很舒服的”。舒服这个字眼,让我有种共鸣。 缙云小住已经成为很多人上缙云山的最终目的地 我和老赵就这样一见如故,小半天时间,我们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来一场梦的延续!我至今都清楚记得胸腔擂鼓般的心跳声,可能十年太久,积淀的”洪荒之力”要喷涌而出了! 这一次,我们要打造的,是小住旗下的第二间民宿,但不是复制小住的2.0版本,它有独属于自己的味道,有它自己的灵魂和姿态。而我希望可以让你们在“上山”民宿感受到我的气息,我的故事。 我的项目 爆改黄土屋,让老房子获得新生 在过去两个月,我跟随老赵的脚步把缙云山这片乡土踏了个遍。在静默的森林里,触摸每一棵树木,感受每一捧泥土,那一刻我是心安和愉悦的,看不厌连绵不绝的山峦,看不厌生鲜热辣的生活化场景,看不厌天空和大地的千万种变化。”上山”对我来说是舒服的。 寻觅许久,我们终于找到了两栋老房子,建在半山腰坚硬的岩石之上,背靠竹林、果园,面朝远山、云海。它和大部分的乡村建筑一样,是由夯土墙筑成的,整个地势依山而建,属于半个世纪前典型的中国农村山居土屋,黄土墙,木结构、青瓦、平房,看上去很有历史感。年轻一辈早已去了城市,只留下老人守着旧屋和故土。 面对这样的房子,我坚持改造,而非推倒重建。一如老赵的坚持:回归,并不是在乡野再建一座城市。 因此,我们必须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改造,赋予新的功能,让老房子得到重生,多采用土、木、竹等在地材料,或钢、玻璃等轻巧材料,保持整体的乡土气息不变。空间布局上,自然依山就势,让流动的空间实现景观资源利用的最大化。 上山小住俯视外观效果图 事实上,你看到的”外功”是简单、温馨、自然,但其实上山的”内功”才是我们的重头戏!在我们看来,五星酒店同款的床品、卫浴只能算是合格,中央空调和地暖算是有诚意,在山里的房间,最重要的舒适度来自于看不见的地方:防潮和隔音。这一点,上山一定能够交出一份高分答卷:木窗采用铝合金做法,严丝合缝;看似普通的农家屋顶做了相当严格的防水保温,经过7项工程、多层工序,确保屋内干燥清爽。 在整体功能上,考虑到住宿过程中,经常出现的一个问题就是客房和休闲区的功能交叉,导致互相干扰。所以我们将休闲和住宿区域完全隔离。既保障了客人的隐私,又创造出相对独立的空间。 其中,A楼是公共区域。 A栋利用空间的可变性,打造了分层、又各自独立的活动区域。 一二层可以自己动手研磨冲泡咖啡,也可以享用五星级大餐精心制作的简餐、甜品。 咖啡屋的窗外望去,是一个近120平米的开放式观景台,可以在此眺望云海、观星空。 在屋顶天台暗藏一个120平方可变的天空水景,冬天把木平台前移,就变成了一个友人聚会的活动场地。 B楼是客房区域。 依山而建的B楼,保障客户的隐私性,会设置门禁卡权限 我们一共准备了7间客房,朝山的那几间,推窗可见云海、竹林、田园,交织成画。除了一层的3间客房是平层外,其余的4个房间,均为复式家庭套房,可容纳4-5人,每个房间都有独立的院子和阳台。 在B栋二层的左侧,还设有专属的休闲露台,白天可享山风,夜晚能见星空。 考虑到多人的聚会及会议的情况,在客房区还有一个为住宿客人提供的悬空茶室,平时为三张分散的桌子,如果遇到包场会议也可以合为一大桌。 在茶室中间还保留了一棵树,径直从房子中间穿过,一如它最原始、天然的生长姿态。 远远看起来,这里依旧是一处原生态的乡村小院,并不豪华,只是适度精致。它在内部设计采用了大量“有温度、有感情”的木质元素和天然材质。尊重乡村建筑的原有语言,除去门窗,所有木头都是老物件,薄薄刷了层桐油;许多桌椅和摆件,都将由设计师和小伙伴们一点点手工雕琢打磨而成。 “上山”顺着地势修建,斜坡、土房保留,将新旧融合,是新的蓬勃也是旧的延续。看见上山的那种感觉像离开太久的游子归家,虽然屋宇有些不同但依然充满了亲切如家的温馨。而来到这里的人都像上山的主人一样怡然自得,在堂前屋后穿梭,好像一直生活在这里。这时候,你会知道,这是个好地方。 为何众筹 筹备”上山”的过程中,慢慢地,我的梦想,小住、上山关于乡村生活的梦想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同。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在尝到了梦想落地的甜蜜后,我希望联合更多人实现我们每个人心中的民宿梦。 我始终坚信,当梦想被分享和传递,才会真正变得有意义,才会产生一种神奇而默契的力量。我期望与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过美好的生活,过有趣的生活,拓展生命的更多可能。 云海辽阔,鸟鸣婉转 竹林间的风清凉,午夜星光灿烂 我在一个拥抱自然的隐蔽之所 等你上山小住 项目区位 空间信息 我的团队 我的回报 项目进度表  Source : http://www.kaistart.com/project/detail/id/3CBF23C24B0152AFE050190AFD0151B3

A Coffee Cart To Change Lives by Pozible, Australia crowdfunding platform

  When we learnt that tonight (and every night), over 40,000 young people currently experienced homelessness in Australia, we just couldn’t understand how this was possible. And we sat around wondering why somebody didn’t do something about it. Then we realised that we are somebody. In 2014, two brothers from Melbourne had an idea: what if we could Read more about A Coffee Cart To Change Lives by Pozible, Australia crowdfunding platform[…]

A new cafe to stop youth homelessness by Pozible, Australia crowdfunding platform

STREAT’s new cafe at Melbourne Central  Concept Sketch  For the last two years we’ve really loved having a coffee cart at Melbourne Central. From this little site we’ve provided 52 youth with thousands of hours of training and employment making coffees. In partnership withThe GPT Group, the Centre’s owner, we want to expand the site into Read more about A new cafe to stop youth homelessness by Pozible, Australia crowdfunding platform[…]

Otter Farm by Crowdfunder, UK crowdfunding platform

  Hugh Fearnley-Whittingstall: “What Mark’s been doing at Otter farm is inspirational. What he’s planning to is one of the most exciting things in British horticulture. I’m delighted to add my support to such a far-sighted and well-thought out project.”   I’m Mark Diacono, and I’m lucky enough to spend my time growing, cooking, eating Read more about Otter Farm by Crowdfunder, UK crowdfunding plat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