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梦想的模样,辞职≠失业,这个“斜杠青年”做木头,玩摄影,改造老房…把裸辞后的生活折腾出你羡慕的样子。

你说人生艳丽我没有异议,

你说人生忧郁我不言语。

“来来,看这里。123,茄子~”快门下去,84心里窃喜,这陆地上的套路,也很对“海洋公民们”的胃口嘛,龙虾君,水母小姐,海龟大叔的证件照,得手了!

是的,在朋友圈里长期霸占“精力担当”的摄影师84最近迷上了free diving了,水里安静自在,仿若禅定般的感觉很带感…

不过讲真,84倒真的挺像一只八爪鱼~不然光写稿子就能把小城虐得够呛,可他怎么就能把5份不同的职业像玩儿一样做得风风火火?

瞧,刚爬上岸的84,转眼就窝进他位于广州东山口的#1984studio#。

门外是老洋房、玉兰树,四季艳丽的三角梅,门内是花砖地、彩色玻璃、甜丽到让人想跳佛朗明哥的年代空间。

推开走廊木门,这个目测一米八,留着络腮胡的大男人,正挤在阳台的小花台上,小心包装着刚做好的发簪。

上油,盖章,卷上宣纸,绑红绳,装盒,女生都不一定做得好的细致活儿,手作人84干得麻溜又妥帖。

除了摄影师和手作人的身份外,84还是民宿掌柜、觉园主人、“匠心手造”管理者…活脱脱一个大写的“斜杠青年”。

斜杠青年,这个词来源于英文里的slash,指不再满足于单一职业的生活方式,转而成为拥有多重职业身份的人群。

“我也不知道明天自己会突然喜欢什么,但无论是什么,我都会立马去做!”水瓶座的84总是随性又坚定,就像他的名字。小城猜想过无数种它的来历,真相却全因喜欢一首叫《1984》的歌。奇妙的是,越了解84就越觉得歌里头唱的好像他!

童年记忆里,别人家的孩子玩弹珠,集游戏卡,84的宝贝却是一个老旧的相机。从小小的取景框里看出去,眼前的世界像加了一层美好的滤镜。

因为喜欢拍照,大学毕业他进了一家报社做摄影记者,一份看起来还算“自由”的工作。

摄影/1984

三年时间,取景框里的世界从家门口的街道变成世界各地的风景,84的梦想也变得丰满辽阔起来。

“在报社工作,虽然也能各地跑,但拍的终究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我心想着,索性辞了职,出来自己干。” 说辞就辞看似洒脱,但在“自由摄影师”这份职业还算不上主流的时候,他只有一个人打拼。

一开始租不起办公室,就在快餐店和客人约谈,凌晨三点等客人下夜班后拍摄,熬一个白天修出好片子,才能安心的睡下。

摄影/1984

渐渐的找他拍照的人越来越多,84想着,还是得有个固定的地方啊。从小在广州老房子里长大,又特别喜欢民国风的他,把眼光落在了东山口。

这里几乎每一座别墅都留存有一个望族的故事,与有关老广州的记忆。

松岗东路30号,一栋斑驳的红砖洋楼。转过三段楼梯,推开高高的木门,民国时期的花地砖、木门板、与极具岭南特色的彩色玻璃…

它们安静地留存在这,盖着一层轻柔的尘砾,好像轻轻一吹开,就能回到旧时光里。

所以即便外表破败,84还是一眼相中了它。

“住”在这儿的老物件统统保留,唯独把泛黄的墙面刷成了明亮的色调。粉红、明黄、深绿、湖蓝…在性冷淡风横行的年代,84用大胆的色块营造出或温暖或迷离的欧陆风情。

多年收藏的民国物品,终于有了休憩之地,被他一点点放置进1984studio,填满房子的过程,就像又见证一遍他的历程。

中西混搭的桌椅、墙上带窗子内嵌书柜、老式扩音机、屋顶的转页扇、中式古董大花瓶…

原本还担心它们会不会太“过时”,却意外收获了本土与异国,新设计与旧物件碰撞后的惊喜。

屋子里时不时,就会溜进几缕恰到好处的光线,把花窗的身影印在粉红色的墙上,掺进一丝暧昧不明。

布置好一处,84就忍不住赶紧掏出手机拍下来,累了就搬一把木椅在窗口发呆,许多恍惚的瞬间里,他想象着发生在这里的故事,然后跟着脑海里的画面,继续琢磨下一个角落的设计。

就这样,不紧不慢地雕琢了一年,1984studio才开张迎客,而84也干脆成立了一个手机摄影班,专门教大家如何用手机也能拍出好看的照片。

那些舍不得错过的分秒瞬间,在随手拿起,按下快门的动作里,被悄然定格。

摄影/1984

来1984studio学摄影的人越来越多,有年迈的大伯,有年轻的家庭主妇,有好奇的小学生,不管年龄大小,他们都是同样一群心存美好的人。

这让84想到了小时候的自己,总是透过镜头,去寻找那些被忽略的,隐藏的小确幸。

摄影/1984

和学生们变成了朋友后,他们常会带着自己的小手工来一起玩。84心想,或许1984studio和自己一样,也有它想要的诗与远方,酒和故事。

很快,他召集了一群精于手作的朋友,在这个老房子里创立了“匠心手造”大学堂。草木染、削木头、羊毛毡……

草木染料制作

看着来这儿的每个人,脸上藏着爱意,双手小心翼翼地打造着独一无二的手作物,只为传达给那个最想让TA幸福的人。

84打心里觉得,这事儿做对了!

手作木工

一边是明朗热闹,另一边是纯白安谧,得以调和出生活的幸福感。

84特别留出一间屋子,被设计成文艺范的民宿,放在airbnb上。

从前,爱旅行的他痴迷着每一次的在路上,现在却更享受着与自己喜欢的一切在一起,守候着世界各地的有趣的人儿来敲门。

老式唱机的转动下流淌出的温柔音乐包围,目之所及是高高矮矮的红砖房与幽香常绿的玉兰,阳台上或茶或酒咂一口,如此甚好。

小城的梦想,已经被84先实现了大半,但在84想要成为一个“生活家”的路上,这不过是个精彩的开始。

除了小时候接触的老洋房,那些长满蕨类植物的青砖,雨后沥沥滴滴的灰瓦,也是他最深的儿时记忆。

于是停不下来地,他与太太又把黄埔古港的一处破旧老屋签下来,改建成一座东方美学园所——觉园。

改造前

保留了老屋的所有架构与岭南元素,木门翻翻新,室内只刷白,依旧修旧,怎么古朴怎么来。

在庭院原有“天官赐福”的地方,安置了一尊观音像,下方设置了一个荷塘鱼池,倒影着四季不同的风景。

再种上些桃树、绿竹、红枫、芙蓉、茶花、兰花…等待是将,将它映衬出中式庭院的禅意。

84爱收老物件的习惯戒不掉,于是从村里阿伯手下抢救回来的老木门,烧陶废料堆里的残次碟,拆迁垃圾里翻出来的灰砖瓦砾…都被84夫妻俩救活,安放在觉园里,变成了一件件让来客啧啧称赞的艺术品。

东山口的1984像一所学校,在那里84和朋友们学习着热爱生活的一百种方式,相反的,黄埔古港的“觉园”则更像儿时记忆中的“家”,有庭院、有茶室、有堂屋、有书斋、有私厨……

一楼是展览空间、手工作坊、私厨家宴

二层阁楼是茶室、书屋、戏台

“每个用心的日常,都是诗意的修行”,原本只想作为忙累后的休憩之所,却终成一处心灵修道场,在这里,慢慢体味生活的静默与美好。

起初觉园是不对外的,可也逐渐吸引了一批手作人,切磋花艺,制作团扇,练习书法,偶尔会开班教学,二更也寻到这儿来拍视频。

也是在这段时期,84迷上了发簪。它是东方美学的代表,但现在戴发簪的人越来越少了,84觉得实在可惜。

做一个发簪应该不难吧?拿起一根木头,跟着来园里的木匠师傅一起探讨琢磨,渐渐地,84开始痴迷于经过亲手削磨而变得光滑有质感的木头纹理,也喜欢上了不同木质与不同配饰混搭出的奇异美感。

84想要把手作簪子这件事一直做下去。于是把笄字分开,创立了发簪品牌“竹开”,他自己也成了一位发簪手作人。

如果你们最近去找他,应该就能瞧见这个留着络腮胡,做着巧手工,能一言不发,削上一整天木头的84。

但保不齐,一天,一周,一个月后,这个生命不息,热爱不止的84,又爱上了什么新鲜事~

2017年春节的第四天,84在朋友圈po了一张在自己在海边骑行的照片,配文写道“愿你不负此生地生活”。

从辞职做独立摄影师,到自学修炼成手作人,再到同时拥有5个身份标签,斜杠青年84用如火花般的“燃”,实现着短暂人生里一个接一个的,不灭梦想。

也愿你我,

不负此生地生活。

如孩童般无畏,

像少年般勇敢。

人生,不止于一种可能性。

认真地对自己的人生交代,是一种生活态度。

拿起久违的勇气,捡起被遗忘已久的梦想,认真对待。

与喜欢的人,在喜欢的地方,做喜欢的事情,把人生活成梦想的模样,

是对自己的人生交代,更是一种生活态度。

只要你准备好了梦想的一切一切,众筹就会在这里等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