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花了2个亿,她在孤岛上建了个五星级酒店,被称为世界上最孤独的酒店

在世界的尽头,有这么一座孤岛。这里曾经既不通电,也没有自来水,岛上的两千余名居民全靠打渔维生。

这是鸟儿都不会飞来的地方,如今却有很多人千里迢迢的跑过来,只为了在这里住上上几晚。

因为在这个孤岛上,有一家世界上最孤独的五星级酒店,尽管五星级酒店在全世界遍地开花,却没有一家酒店有那么特别。

这里曾经是一片孤岛

这家世界上最孤独的酒店,就位于加拿大纽芬兰东北部福戈岛(Fogo Island)上,它的名字叫Fogo Island Inn。

这座风格现代摩登的酒店建筑,坐落于荒凉贫瘠的崎岖海岸,有一种遗世独立的美丽姿态,与一大片冰河相映成趣。

大约五十年前,这里还不通电,连收音机都没有。唯一的对外交通是手划船,唯一的经济来源是捕鱼。

岛上最难熬的季节是寒季,大海和土地都冻的像钢铁一样坚硬,一旦有人不幸在寒季生病,就只能等死。

因为任何讯息都传不出去,任何医疗援助都进不来。因此,每户人家都会在寒季来临前挖好一个洞,如果有人去世,那个洞就是墓穴。如果所有人都平安度过,那么冰雪消融之后大家再一起把洞填上。

然而在这样一个遥远到几乎无人记得的地方,却有人砸了2500万美金,盖了个超五星的奢华酒店。

孤岛上开始有了五星酒店

出生于此地的Zita Cobb,曾是美国加州硅谷光纤公司的执行总裁,被评为全美收入最高的女高管之一。

可她却选择在55岁时回到贫穷的福戈岛,创办基金会,发展小岛旅游业。

这个总投资超过2500万美元兴建的酒店Fogo Island Inn,就属于其中之一。房费1800美金起步,最贵的套间需要5000美金一晚。

对她来说,做硅谷大集团的CEO,身价上亿,这些真的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记得从哪里出发,她是从Fogo Island出发的,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

年轻人们都选择离开故乡,投身大都市,Cobb也在16岁那年离开了,岛上只剩下老年人,经济愈加衰颓。

40年过去了,Fogo Island依旧没有红绿灯,没有快餐店,几乎没有人有正职工作。

Cobb说,如果你忘记了自己的家乡,那么很快,你也会迷失自己,她毅然在55岁的时候辞去CEO,放弃美国的舒坦日子,回到贫瘠的Fogo Island。

Cobb不想改变这里独一无二的风景,旅游业成了她的不二之选,成立基金会、推广艺术驻地计划,造酒店,她要让小岛重生。

这里最奢华的是原生态

Cobb希望这个建筑是当地的,她定下一个规矩,不到万不得已,不用岛外的资源,包括材料和人力。酒店外表皮选用当地产的云杉木,工匠都是岛上居民,木工正好也是他们擅长的手艺。

岛上自古用木材造屋,方便修补。为了维持原有的景观风貌,不破坏岩石、地衣和其他植物的生长,酒店被用柱子高高抬起。

岛上岩石严寒,水域动荡,设计师Todd Saunders借鉴了传统纽芬兰民宅的设计元素。柱子相互之间有轻微的人字形角度,被固定于基岩中。

Cobb坚持绿色建造,用生态工法建造,太阳能加热,循环用水。

太阳能除了加热用水之外,当热水流过地板,还兼暖房效果。这个酒店光是建造就花了7年,装修又是3年,2016年6月终于开业。

如此长的建造时间让设计师Todd不禁感叹,这是一次快乐的冒险,也是一种奇迹。它像一个天外来客,洁白、简单、利落,在崎岖荒凉的石滩上遗世独立。

酒店一共有29间客房,每一间都面朝大海,拥有无敌海景,顶层的套间甚至有32扇窗户。

Cobb说,我们绝不是让客人倒头就睡的酒店。房间内部与凛冽的自然风景浑然一体,内饰简洁得一点都不像奢华酒店。

然而这里的用心在每一件物品上,所有的家具都是特制的,Cobb从外面请来厉害的设计师,指导当地居民全手工制作,既为他们提供工作,又教会他们技能。

织物都用当地特色的拼接手艺制成,居民们亲手缝纫,每一件都是居民的创造,每一件都独一无二。

Cobb并不限制她们的自由发挥,如果你翻开被角,上面还认真地绣着工匠的名字,这是她们给自己的作品署名的方式。

“我不想追求数百万元的营业额,只要能卖出数百条居民手工做的拼布工艺品,居民就能安居乐业。”Cobb说。

酒店房间的钥匙是用海洋垃圾做的,酒店的手杖也都是纯手工制作,都是世界各地的艺术家、设计师和当地居民一起努力的结果。

酒店里还有画廊、电影院、图书馆。健身房、会议室、餐厅、酒吧什么的,更是不在话下绝对是世界级的品质。

顶层还有桑拿浴室和室外浴缸,北大西洋的绝美风景一览无遗。

这里的餐厅是加拿大的Top 10,主厨是走遍世界烹饪的大师食材都选自当地,烹饪手法上还加入了一点当地特色。

看上去“发育不良”的小萝卜就是当地特色了,主厨照样可以拿来做出顶级的美味。

这里的美值得你跋山涉水

酒店一切的服务都是顶级,动辄上万的房价也堪称顶级,可这是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上

会有人来吗?

即便是现在,小岛的交通也极为不便,需要搭乘飞机,汽车以及渡轮等等交通工具,辗转2天才能抵达。

Cobb坦承,是有风险,不过这本身就是一场赌博,不过,值得一搏不是吗?

这场赌博赢没赢,酒店还没开业的时候,就有了定论。复活节的周末,酒店还没收拾好呢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就偷偷带着全家去了。

Cobb觉得,酒店是属于小岛的,所以岛上每家都分到了股份。酒店建成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忙着迎客赚钱,而是请全岛2706个居民每一个人都去住了一晚。

Cobb说,我不拥有这个地方,我属于这个地方。她把酒店收入的15%分给当地居民,不仅如此,Cobb的努力还为居民们创造了八百个工作机会。

居民们天生好客,客人们在小岛上散步的时候,居民们会邀请客人们进屋坐坐,或者干脆当临时导游。

炎夏里,你可以跟着居民出海,撑着彩色的小船,在太平洋上晃呀晃。

下雪的冬天,要是迎头撞上另一群居民,记得温柔地打声招呼。

三四月的寒季会从格陵兰岛漂来浮冰,“这块是前两天刚漂过来的,彩色的,漂亮极了。”当地人会热情地跟你介绍。

雾季的时候,时晴时雨,那就啥也不干,就等着雾气在身上爬满细密的水珠。

浆果成熟的秋季,还等什么,穿上雨鞋,赶紧的,带霜的蓝莓、树莓遍地都是。

要是较真划分,小岛有十几个季节,每个都美得不像话。不过以前,居民们可能真没好好欣赏过。

荒芜的小道现在有了人跑步的身影。小岛从没像现在这么热闹过。岛上不再只有踽踽而行的老人家了,许多年轻人都回到了小岛,还有世界各地的游客。

还有不少游客在离开的时候说,如果这里有人愿意出售房屋,很想买一小套呢。

漫长的冬天还是一样的寒冷,海水拍击着岩石,土地结满了寒霜。充斥着凛冽的风声和冰山崩塌的咆哮声,但是有了身后的那个大酒店,好像冬天就没有那么难熬了。

Cobb把一切都与岛上的人共享了,唯独酒店的Wi-Fi,竟然设了密码,岛上的人不理解。因为密码是——Welcome Hom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