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ample project : 可以连皮吃的葡萄——三个大学老师的“半农半X”创业实践 by zhong Chou Crowdfunding Platform

+1=2,得到首个中奖号为2。每满30人开出1个奖品,则第2个中奖号为 2+30=32…以此得到所有中奖号。 创业者自述 我是莫逆,桂林理工大学老师,桂林广丰园有机葡萄基地创始人。我们桂林地处湘桂走廊南端,天然的地理位置和气候的优势,使得成为广西乃至我国西南地区最重要的葡萄生产基地之一。然而,市场低价的竞争催生农业种植的急功近利,并且在南方,葡萄极易感染病虫害,种植难度在所有水果中最高,要想追求高产能,只能依靠大量的化肥和农药,药物着色和催熟……,种种原因致使在桂林这样的葡萄种植集中地已很难找到绿色、原生态、高品质的葡萄。 儿子今年14岁,最喜爱吃葡萄,每次一颗颗葡萄粒塞进儿子嘴里,边留着口水边念叨着“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绕口令,葡萄的农药残留问题深深让我担忧。 “去乡下,租几十亩地,种植安全的水果和蔬菜。”已过而立之年,有着一份非常优越的职业,做出这样的决定,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历时数年调研选址,四年前,才找到了现在理想的位置:桂林市区漓江上游,南北向,略倾斜,为透气爽水的沙性土壤,此前抛荒20余年,无农药残留;远离村庄,周边无任何污染。 被土地改变的生活 从教师到农业,很大的跨度。这期间,经历了很多预想不到的困难:专业技术的缺乏、资金周转的压力、销售方面的难题等等。 “我家住在学校分配的教师公寓里,原本从家里出发,走路10分钟就能到学校,每天的工作也比较清闲,每年还有两个假期。现在,每到假日,我便变成了在农场“上班”,每天早晨6点从家里出发,到晚上6点才能回家,还要开车去买牛粪等。” 莫老师坦言,过去这四年,这个基地让他经历了很多,也改变了很多。 自己亲手种植的桂林第一家有机生态葡萄,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信任,在认同中我感到了快乐。 “其实大学老师和种地某种意义是一样,自己做自己的事,只要用心,都会有收获的一天。我喜欢这种感觉。” 众筹发起人自述 我和老公都是桂林理工大学和博文管理学院的老师,也是广丰园葡萄基地创始人的同学、同事、朋友。 2012年,从怀孕到女儿三岁,这4年,每年我们家都会购买莫逆老师从基地当天采摘当天送到小区的最新鲜,最放心的葡萄。 作为返乡创客的实践者,这两年在看到未来生活的希望的同时,也深知其中过程的煎熬和困难。 今年希望可以带着贫困大学生创业团队,通过众筹的模式,让更多的家庭吃到绝对安全、放心的葡萄。产生的收益同时帮助“村上有”大学生创业团队,补贴学费生活费。 葡萄种植当年(2010年)没有挂果,第二年(2011年)仅为现在的一半产量(约0.5吨/亩),第三年(2012年)基本达到正常产量(约1吨/亩),同时扩建了部分大棚,一直到2014年目前的规模。在2014年以前广丰园的销售渠道均十分单一,主要为预定直销方式运行,且主要为本地销售。2014年开始走向市场,尝试多种销售模式,桂林冷链物流相对全国较落后,外销运输成本偏高。 我们将众筹的资金做以下用途 四年了,我们一起见证了广丰园葡萄的高品质。 关于回报:竹窗溪语禅艺乡宿 Source origin from zhong chou crowdfunding platform : http://www.zhongchou.com/deal-show/id-445498

Example Project : 我建了座古法耕作的生态农场, from Kaistart Crowdfunding Platform

Example Project : 我建了座古法耕作的生态农场, from Kaistart Crowdfunding Platform, China. An ecological farm crowdfunding project. 我建了座古法耕作的生态农场, from Kaistart Crowdfunding Platform, funded RMB 1,049,348.   我的自述 2009年,我处理完手头实业,从城市回到我那个又美又穷的家乡山村。 按惯例,每年过节,我都要给朋友们带些年货。这些年货我们从来不在菜场,超市买。都是到熟悉的农户家里直接收来猪肉、土鸡、鸡蛋之类的农产品。安全,地道。 但是这次收来的东西,让我有些尴尬,鸡蛋里掺了至少一半的“洋鸡蛋”,其他的农产品也不如以往的地道了。东西不是过去的东西了,家乡还是那个家乡吗? 我从山中来 我叫王仁生,1966年生人。我生于湖北省竹山县独山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这里平均海拔在500米左右,是一个四季分明的秦巴山区。 这里的水源都是可以直接喝的国家一类水源,山里没有工业发展,也就没有工业污染,土壤也都是自然有机腐植土。农耕条件得天独厚。所以一直以来,传统种植、养殖是山民基本的生存方式和唯一收入来源。 山青水秀的家乡 国家强制保护的一类水源 那时山里人读书少,我从小觉得,能识文断字,过年能被乡亲请来写对联是件很荣耀的事。因此,读书识字是我少年时代最朴素的理想。 中间的那个就是我 文革后恢复高考第二年,我和许多年龄相差近十几岁的人一同走入考场。一纸中专录取通知书,让我离开农村。毕业我成为一名国家干部(当时不叫公务员,只有干部和工人之分)。 农机学校毕业留影 1993年我从机关辞职,在郧阳地区农机公司当过企业法律顾问、分公司经理。2003年我主动下岗,开始了个人创业。 首次创业真是无所不干,三峡电站卖过车,堵河电站开过砂,神农架山里修过路,也被这个时代的规则潜过。2007年感觉累了,清理手头事务,长短相抵也算挣了一个在三线城市安稳过日子的小钱。 山里穷,村民们一年种地的收入赶不上去城里打工搬砖,下井挖矿几十天的。所以,越来越多人外出打工,越来越少人留在村里种地,养殖了。大家不用农家肥种菜了,冬闲时也不积肥了,正午时也不锄草了。所以,我想办点地道年货,都越来越难了。 我那可爱又贫穷的家乡哟,曾经的田园因无人耕种后,山林倒是更深了,小溪更清了,天更高更蓝了,野猪、野鸡更多了些。而我的乡亲们,在我离开农村后的几十年后依然贫困。 朝着山头喊一声,除了自己的回音,再没有其他人的声音回应你 我曾引以为荣,至今仍保留着秦巴民居风格的“张氏族群院落”的山村,也成为了国家级贫困开发片区——“秦巴贫困开发片区”中的一个贫困村。 张氏族群院落 在外工作几年间,我陆续帮助家乡修过路,拉过电。成了乡亲们眼中的“老板”。 一个每年都会给我送土产的老表,他几乎一辈子都在种地。有一年我向他收了一百个鸡蛋,他回去后羡慕地和村里人说:“仁生家是村里最有钱的,家里电器得有一万多块呢。”我听了觉得心酸,一万块钱,对于一个在农村辛苦劳作的农民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可见他们的生活该有多贫困。 老家的房子 作为农民后生,我无法持续让他们为我和我的家人、朋友提供安心食材,又不能帮助乡亲们通过自己的劳动来实现有尊严的致富,我心不能平静。 当时只是单纯地想帮帮老表,没想过做什么农庄。我不希望一个老农民每年辛苦种地,到头来赚不到钱。 他想养鸡、养牛,于是我给他投了这些种苗,以为他可以自己照料。可是一年过去,结果惨淡,由于没有市场经验,鸡被鸡贩子低价收走。加上牛的生产周期长,收益慢,远水解不了近火,老表根本没赚到什么钱。 自然养殖和自然种植的农产品在外表上也许不如工厂化农业产出的好看,效率低,所以价格也没有优势,虽然我的乡亲们知道,这些品相不一,收成不稳的农产品是安全和美味的。但他们却根本无法向城里人说清,万物土中生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 古法农耕效率低,但是食物安全和美味 从这件事之后我就想,要让乡亲们回来种养,我得帮助他们解决技术和市场这两个风险。 于是,我回到了养育我的山村,租下了被乡亲们遗弃的土地、山林。开始尝试用一个人的力量,帮助和影响更多人。 我的项目 找回农人尊严的农场 2010年,我开始进行农庄建设,农庄所在的村子因为农庄的基础建设,修了更加通行便利的道路。并给家家都装上了自来水。 Read more about Example Project : 我建了座古法耕作的生态农场, from Kaistart Crowdfunding Platform[…]

Example project : 众筹一世间美味马来西亚猫山王榴莲(Malaysia Musang King Durian),from JD Crowdfunding Platform, China

Malaysia Musang King Durian crowdfunding project is in JD Crowdfunding Platform, China. Crowdfundng for durian is working in China, and why not Malaysia !   世间美味马来西亚猫山王榴莲(Malaysia Musang King Durian),from JD Crowdfunding Platform, funded ¥17731.   Crowdfunding project from JD Crowdfunding Platform, China. Source : https://z.jd.com/project/details/62427.html